中国生态经济学学会
网站首页 >> 新闻动态 >> 学术动态 >> 文章内容

“生态GDP”修正“绿色GDP”?

[日期:2013-02-28]   来源:中国生态经济学学会  作者:中国生态经济学学会   阅读:1973次[字体: ]

继绿色GDP之后,又一个反映经济发展与资源环境和生态关系的概念问世。

  近日,中国林科院森林生态环境与保护研究所首席专家王兵研究员率先提出了“生态GDP”的概念。国家林业局网站转载其官方媒体的文章称,“生态GDP”可以克服“绿色GDP”的缺陷,是生态文明评价制度创新的抉择。

  本报获悉,生态GDP这一概念仍是学术概念,尚未进入官方决策视野。“即便是未来要推这一概念的话,需要多个部委合作,单靠任何一个部委都无法推行。”美国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高级顾问杨富强对本报介绍。

  何为生态GDP

  在王兵看来,绿色GDP是有缺陷的。

  “一个明显的缺陷是,绿色GDP本身反映的是经济社会发展带来的环境资源损失,体现的是负能量,而没有反映出生态环境自身的正能量,即其产生的正面的生态效益。”王兵对本报解释。

  公开资料显示,一个完整的绿色GDP核算体系由两部分构成,包括五类自然资源耗减成本(耕地资源、矿物资源、森林资源、水资源、渔业资源)和两大项生态环境退化成本(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目前,绿色GDP的核算结果只公开了四次。

  王兵认为,绿色GDP难以推行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只做减法。实施绿色GDP,扣除了生态环境损失成本,会使一些地区的经济增长数据大大下降,有可能影响地方官员的“政绩”,导致地方接受起来有难度。

  因此,王兵建议应在原有绿色GDP核算体系的基础上加入生态效益,形成生态GDP,才能完整反映经济与社会、环境与社会的相互影响关系,也更利于地方接受。所谓生态效益,即十八大报告提出的生态产品,包括涵养水源、净化大气环境、保育土壤、固碳释氧和生物多样性保育等方面,即生态系统服务功能。

  “我们选择了森林资源比较少的北京和森林资源比较多的吉林,测算了其绿色GDP和生态GDP。”王兵对本报介绍。

  结果显示,北京2010年绿色GDP比传统GDP降低2.76%,而生态GDP比传统GDP减少了0.12%;吉林省2010年绿色GDP较传统GDP降低3.28%,生态GDP比传统GDP增加了38.83%。

  生态GDP存疑

  “通过北京和吉林的例子不难发现,生态GDP的结果更易于地方接受。如果将来各地进行生态GDP排名的话,那些经济不够发达但生态环境较好的地区,其排名可能会靠前,由此可以更好地督促这些地方更好地保护生态环境,避免走发达地区先污染后治理、先破坏后恢复的老路。”王兵分析。

  杨富强认为,整个生态系统中,水土流失、石漠化、沙漠化等造成的植被的变化,可能会抵消掉森林系统产生的很大一部分的正能量。

  对生态GDP的核算范围,专家建议应高扩展。环保部南京环科所所长高吉喜认为,从学术的角度来看,在森林之外,生态系统应该包括草原、湿地、河流和农地等生态系统,这样才能完整反映出生态系统的能量。

  “生态GDP中的生态效益也并非新鲜事物,在我们第一次做绿色GDP时,就有人提到了这个概念。绿色GDP之所以只考虑算减法,而不算加法,因为我们的一个基本判断是,当下经济发展对生态环境的影响为负。”环境规划院副院长王金南对本报分析。

  一位地方官员对生态GDP并不看好,认为绿色GDP在很大程度上被官方“放弃”了,作为修正版的生态GDP概念,前景也不乐观,即便是搭上时下最火的“生态文明,美丽中国”的大概念。

  “最致命的原因在于,资源和生态环境的统计大多是根据物理量来完成的,而将其换算成统一的价值量,就涉及到计算的方法、换算的标准等复杂的技术问题,而这些问题学界并未统一的规范,因此其结果存疑。这也是绿色GDP后来被淡化几近失声的原因所在。”该官员分析。

  高吉喜也持相同意见。“资源和生态环境按照其原有的方法去统计、去考核即可,同样可以通过制度设计进行很好的保护,不必非要换算成价值量,去和GDP比。”

相关评论